12 days ago

《鸟》 给Ms. pot

我不会醒来 只要有你
用你的若有所思按出祷告

再远一些
在最远的光圈里

记不清多少次了——从虚无中汲取一切

搏击传进灌木丛里
那落叶在脊椎中淤出味道 我的热血

从风中挥洒而下
到你脚边

《给零》 (?— 2019)

我就是
可以从毫无线索中获悉一切

我装作可以老去
为了停下来

仅仅如此 就好像
那一盏灯还在街头
你没有遇见我

我没有说的
在梦里也无法说出
劝导中 有的是人比我更痛苦
恨不得立刻死去

你走过了长安,湘潭和上海
还有我心中的三十二岁
每当我踟蹰在
一座没有到过的城市
行人眼里的好奇就像你
灵魂的二十四岁

 
over 1 year ago

《水 井》 ——致母亲

你的笑容清亮如同
水中的线
当无所不在的灰尘 让其余的事物
自行消失的时候 ——题记

1
在白天我们看不见什么 除了
从植物的根茎中上升的
青色的
柔软的
缠绕着我们的咽喉的

将所有的贫穷
悉数掠去

2
她有那么多的感受
以致于无法存在
无法进入一个亲情荡漾的下午

未曾企望的
也要将她环绕
唯有那一枚戒指占有了你
以一位讲演者的专注

我听见她的死:
当我的时日不再流畅的时候

那些光影摇摇晃晃
最后的街市也在等你来 也许——

3
雨过天晴
是用来形容一个人的面庞的

那几具无名尸体的高潮 已经翻过山了
你还在挖坑取土

你说 道路没有在睡梦中消失
而是起起伏伏

今天 她不曾出现
别的动物也没有发出呼吸声
你像底片中的鱼
持续地游动
此时大雨如注

4
同行者是你的骨骼
它抱你入梦

总有一半的脑髓
栖息在黑暗里
还未说出一句话
就开始从黎明散去

从现实中跌向大海:
途中要经过多少宴席的淫荡 在最狭窄的地方
不得不和人分享的地方

思绪挖坑取土
你用自己的面容和它作伴
那几点猩红的笑声
在饕餮者的房屋——

5
凝视是一道疤痕
你的平静也许并不存在

光芒接踵而至 是不可能的
在毛发之间紧闭的
也许就是灵魂

我心知肚明
我所有的劳作都是错的
我不想再遇见你
却听见了你全部的祷告

我喝下的水
已经顺着夕阳蜿蜒而去

6
你是另一个人

陌生人匆忙路过时的疼痛
是你带给我的一天 幸存者
即使只剩下皮肤
也会勇敢地爱下去 一直以来

你都在我不能察觉的地方
在无法抵达的喧嚣背后
制造性爱 怨恨
树梢之间的红色

7
把自己的一生看作是预兆
不够真诚的一生 是一种
不够真诚的预兆

柔和的是你的手
将世界变成混沌的叫卖声

赤裸女人在雪地里
张望黑色的桥面
所有的时光都在远去——

她还留下了一些枝叶招摇的镇定
她的故事仍在前方 去吧

8
被你带走的清脆
是一只无法思考的动物正在醒来

我的世界 在你之前
仅仅由最原始的平衡操纵着 :
一个人诅咒 另一个人奔跑

男孩在风雪中种植梦想
不许动 我爱你

唯一的晦滞是你的晦滞 在他的日记本里
医生头戴蓝色的射线
在温凉的阴阜中寻找

9
我真的希望你在暗处

我是你五岁的女儿
手捧一簇花

在我经过的
黑暗肆虐的城市里
树木,寻找人们的灵魂

那个很美、很美的女孩不是我
是我的母亲
你们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鸟》
在你的地图里
有一小块 燃烧的雾
当翅膀被拧动
就轻轻旋成身体 ——题记

X
你将留在这里
最甜美的时光是没有梦想

从离别的时刻开始倾诉——
是不可能的

我的视觉
仅仅溅出了屈辱的点滴
那么多的人正在老去
为了进入一条河流

我还有一个含混的眼神 要送给世界

我在明天醒来
变得更陌生

A
那座城市的嘹亮
藏在你嘴唇的青色里
我已经喝下了你倒的水

寂静张开
(晦涩是我舍不得打破的)
唯一欠着我的那个人——我辨认着

和他剩余的可能性
那是我的战斗

B
如果你拥抱
就会从一次交配中长出酸涩的翅膀
你爱它 更甚于爱自己

对自己说谎
也得绞尽脑汁 你庆幸

你什么也不知道

《鸟》 2018年12月2—6
A
那些饥渴呼啸着
向你久久扑去

饕餮者的想象
在肌肤上逃窜
全体是不可能的

月光照在你的脸上 是不可能的
你的自言自语
类似于它的眼神柔软

也许就要走了 也许

B
我觉得 飞翔是可能的

我得不到的艰辛劳动
和它的果实

后来
我累了也停下来

没有带给你的
都会在下一个黄昏被放弃 除此之外

我庸庸碌碌
素昧平生

《万圣夜》 18年12月

我在遐想一颗遥远星球 我想起你
万圣夜就像是一种天气
胸口依然是沉的 墙边有雾
我没看见任何人
一辆汽车经过
你的影子就是它尘埃的影子
少女会变成甲虫 少年已不再是少年
我也无法认清自己
我把脸转向窗外 天渐冷了
你此生只和我的孤独同在

 
over 3 years ago

6
我想享受人类文明的成果
而不付出代价

我只是在走神
(不能上路的人
也偏是孤独的)

一颗樱桃中有我的全部过去
如果我爱你
就不能轻易地被原谅

 
over 3 years ago

1
你知道这是我
和一个没有面目的孩子在一起
在一起对你说

未来是存在的 让那些被湮没的光
也跟着晃动
在离子宫不远的地方
我们睡去
头发被流水打伤

2
我没有做过母亲
我问过自己
可不可以是你的母亲

你的身躯是你
除此之外
你是秘密

我摘下脊背上的一千只眼
拿走你的欢乐
作为灵魂

如同一场祷告
这一切跌跌撞撞

 
over 3 years ago

《i write》 2017-04-09

我像从未读过任何好书那样贪婪地写诗

我写诗 就像在吮吸

我只在心虚的时刻写诗

《飞鸟•上海》 (2017­01­14)
1
“我很想你”

这句话
说第一遍时 它没有声音
第二遍时 它的光芒消失了

让白天渐变成咒语
我并不后悔

被时间吐出的房屋已近在咫尺
我不在这里

2
今天我在路上没有遇见的人
我有待遇见的爱人

你知道吗 人们
只能在地铁中
阅读梵高

爱一个人 就会得到自己的舞台
每一个富有意义的时刻都会打开
一扇门的黑暗

这如火如荼的地图
一模一样的脸

3
连着耳中的蝉鸣声
也只有这么多

你的话语在晨光中
渐渐变淡
我的得到 拥有两脚之间动荡的名字
以及缤纷的目光

我在你的对面
像一截花纹

带着梦中的情节继续离开
在天黑前
你俘获的新鲜肉体上
早已闪烁着半间房屋的暗淡光辉

《摄影集:鸟》(2017-02-04)
0
天空在我们的寂静之间产卵
灰色的除了你的血液 还有我的睡眠

我要说的你不想听
街道上滚动着我们的影子

1
你是漩涡的中心
一切都是正常的

多少人想杀死自己的肉体
仅仅让影子活着
被时间尽情喜爱

那个乞讨的人走了 真的
终点转瞬即逝

2
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抱的
前程稍纵即逝

你的身躯是你 除此之外
你也正准备着

继续来说这一切
关于回到人们脸上的
从双脚之间掉落的黑色

你要这样说下去

3
你是一种不会行走的生物
用身躯紧紧地裹着语言

我说 那些明亮都是我的

像手淫者的哀悼
仅仅在闪光灯的黑暗中流淌

我是如此地期待着
将时间取出你的肉体

吞下的早已消耗殆尽
那个被拦住的人走了 真的

4
我已经说了太久的话
以至于再不知道
哪些是重力 哪些是恐惧

光阴稍纵即逝
不过那个下午是存在的
让每一个瑟缩的音节
也都跟着晃动

被我寻找 寻找过的一切
像灯一样堙灭

5
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
直到你忘记

仅仅在一瞬间
读这首诗
叩击肉体中湮没的黑色牙齿

呼吸是流畅的
而我不是
那个上午 从现在看来
只有拥挤着的人们在瑟瑟发抖

6
那被拦住的是你
怎样才能越过自己的体积

我呕吐 呕吐
为了进入一条河流

在你到达的彼岸 再也没有痛苦
或者是流言蜚语

这一生 我遭遇的三长两短
清明谷雨
仅仅是你稀薄的羽毛在闪光

7
那乞讨的人走了
留下的礼物是
她不会再回来

为了 我饮下的波澜起伏
还有每一扇
被打开的 窗户的暗淡
我还在这里

缘由稍纵即逝
下一杯咖啡就在街头

《往前是黑夜——给Gua》

请给我一台电脑
让我出生

昨夜我梦见了另一个人 仅仅用一个名字
就能说出:

外面的雨还在继续下
某些人的今天和未来是一样的

窗边居然有那么多的人
唯独无法去观赏的

我的怯弱 像一对盲人的眼睛

痛楚即将开始
它驱赶着时间偷偷靠近

而我 正在和一摞CD亲吻着
天空萃取着我的脸——

《飞鸟 ——献给ll》(2017-11-14 )
1
你不会离去的
连同那尚未奏效的诅咒

2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
那个被明天等待着的人是谁

每一个人都会在远方
变成时针
每一阵雨都会将我淋湿

我听见 在我不愿打破的沉寂之下
有一条鱼
我的灵魂已被亲人分食

那杯气泡酒不会再醒来
——你相信吗

3
我在这里说话
用一种堕落的方式休息

在我的世界
只有这两种幸福
有你的 以及没有你的
幸福

也许就要离开了
在我们看见的 路过的现场

时 光 飞 逝

《鹿》 (磁带) 2017-11-17
A面

被你咽下的——六月
从后边抱住我
你不曾留意我
却要倾听我全部的祷告

被光芒噬啮的时间不是太短而是太长
在它攫取的那一刻我恰巧路过

B面

我知道那是你
企图用一瓢水来代替自己
说出好听的话

我在人群中
我站起来
我醒着聊天 我饿了

我的一生注定要安然无恙
风波转瞬即逝
都只在几张活页纸上
一粒水碾过我的脸

《前方是黑夜》 (2017-11-15)

看一张海报的正面
直到时间 占有你的背面

那个被世界的遗嘱等待着的人
就是明天的自杀者

我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
我没有一扇窗

我的女儿没有出生
她要说的都归于尘埃

 
over 3 years ago

今天不只在视野之外
——我不想说再见

唯有探索才是对的
一切漫无止境

我说你大
我说我有点疼
有交手也有交流
怎知哪一段不是真的

都是真的:
我没有被诊断书清理过
没有被产钳取出来过
是因为我戴的美瞳
才尽显破碎

◡ ┐≖

 
over 3 years ago

忽然之间
孤独得大哭
忽然之间 又停下来

也许就要走了——悄然踏着地板
道路仅仅是一些闪烁的眼睛

 
over 3 years ago

1
我想对你说一说隔膜
我想对你说一说痛苦

世界半明半暗
我并非一无所获

那一个瞬间分解成
无数的远处
我把噪杂 变成了所有的挣扎
向前游去

那些上午 从今天看来
原来是一阵又一阵的雷声

2
这个世界需要阳光 即使
它并不可靠

我们无能为力
我们挤在一起

没有被你收留的鸟群
被雷电击中 从
你的夜空

没有被你收割的人
已经死在 出土前
无辜的灰暗里

 
over 3 years ago

我不介意 平静地生活
说世故的话
与亲友保持距离
——就像冬日里隔着一盆微弱的炭火

我不介意 留下来
或者离开
让电话号码从疾驰的车窗外——远去
被响铃击中心脏的
那一秒 是在更远
更远的以后
低头我看见手背的皲裂和瘢痕
那树叶已潮湿

 
over 3 years ago

1
这些声音那么快
就撕毁了我的脸

没有地图可以指示
我们身在何方 从某个时刻开始

看不清楚的暮色进入一堵
没有罅隙的墙

人们在思考